选择频道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大家·影评】山艺电影学硕士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电影短评集之——《捕鲸男孩》

    2020-10-20 08:50:00 头条 248阅读

    编者注:10月18号是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倒数第二天,就在晚间七点半的记者招待会上,贾樟柯突然宣布:「可能今年是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我们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

    并补充:「我记得去年张艺谋导演在开幕式上勉励平遥国际电影展要办下去,要办一个有影响力的影展。电影展是一代一代人要往下办的,它不是一个人,这个机制也不应该是离开一个人就不能再办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早离开,早培养新的团队,让新的团队接手,让平遥国际电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让它获得独立的生命力这是非常急需的,所以我们选择在它强壮的时候离开。」

    这个消息令人震惊,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科长会在记招上宣布此事;大部分媒体也都陆续撤出平遥,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四年以来,平遥影展品牌已经逐步成型,也得到了海内外业界认可。

    如果你曾到过科长团队领衔的平遥影展,你会从每一个细节感受这个影展是如何尊重电影的。

    即便今年疫情影响,一切显得匆匆忙忙,但在电影宫碰到的每一个人、电影院里遇到的每一个观众,脸上的笑容和满足是发自真心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是一个为了告别的聚会。

    也因而,山艺传媒学院电影学方向14位研究生此次奔赴平遥观展也变得更有意味。

    今天我们编发一组山艺2020级戏剧与影视学专业电影学方向的硕士撰写的《捕鲸男孩》的影评,以此致敬贾樟柯和平遥国际电影展。

    《捕鲸男孩》

    剧情简介:莱斯卡住在白令海峡一个偏远的村庄里。白令海峡位于楚科奇和阿拉斯加之间,隔开了美国和俄罗斯。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和村子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是一位捕鲸者,在遥远的世界边缘过着平静的生活。当莱斯卡居住的村庄有了互联网之后,男人们每天都聚集在一间小房里,通过网络摄像头一起在屏幕上观看数千公里外的漂亮女孩们跳舞。莱斯卡却在聊天网站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并爱上了她。莱斯卡的这份初恋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决定去寻找这个女孩,在那个世界里有一段疯狂的旅程正等着他。

    导演:菲利普·尤里耶夫

    编剧:菲利普·尤里耶夫

    摄影:米哈伊尔库尔·斯维奇 ,雅科夫·米罗诺茨夫

    剪辑:卡罗丽娜·马切耶斯卡,亚历山大·克雷洛夫,菲利普·尤里耶夫

    片:基拉·萨克萨甘斯卡亚,玛丽昂·亨泽尔,雅克·库尔茨基,马格达莱纳·茨米克卡,拉多斯劳·巴尔德斯

    音乐:克尔兹兹托夫·A·扬查克

    美术指导:阿列克斯基·契杰利

    主演:弗拉基米尔·奥诺科霍夫,克里斯蒂娜·阿斯姆斯,弗拉基米尔·柳比米特斯夫,尼古拉·塔塔托,阿里耶·沃索尔特,玛丽亚·朱普令斯卡亚

    获奖情况:

    2020年10月16日,获得第4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单元最佳影片奖。

    《捕鲸男孩》短评

    山东艺术学院戏剧与影视学

    2020级硕士研究生曹茜

    这部影片放到一多半的时候我就知道它一定会有掌声,它的每个镜头都有它想要表达的意义和情绪,但又不矫情、不做作、不故弄玄虚。它表面上讲述了一个俄罗斯边境小镇上的捕鲸男孩廖什卡对网络上的色情女主播产生感情从而一心想到美国去的故事,最终以美国梦的破碎告终。这场梦以感性的欲望开始,以现实的破败结束,最终辅以魔幻主义的魂归故里,但它深处想要表达的东西更多,关于很多人都有的对另一个触不可及的世界的向往和渴望,关于传统与现代、过去与未来、想象与现实,故乡与远方。

    影片由一个色情女主播开始,此时俄罗斯小镇上观看直播的成年男人都纷纷离去,最终只留下了十几岁的廖什卡和他的朋友,他们对从未涉及过了新领域产生了强烈的欲望和新奇感,他们与那些成年男人不同,那些人经过多年现实的打磨,他们清楚的知道那是他们触不可及的另一个世界,也从未想过能够去涉足它,而廖什卡和朋友涉世未深,网络让他们知道了在封闭落后的村落外的另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这个种子一旦埋下便随着诱惑的一点点加深长成参天大树,以女主播的诱惑为导火索,朋友叔叔的偷渡成功,漂亮开放的美国女人,使廖什卡对脱离当下的生活和寻求海岸另一边的新世界的向往越来越大,他开始学习英语,并且他用英文隔着屏幕对女主播说“我想成为你的妻子”,而且还说两遍,很多观众可能都觉得这是廖什卡初学英语时闹出的笑话,其实这是廖什卡内心深处已经臣服于自己想要去往另一个触不可及的世界的欲望,并且想要付出实践。所以当他受用户限制不能再看到视频直播时,他如此愤怒的其实并不只是因为无法观看视频,更是他失去了和他想象中的那个世界的联系,失去了他探知外界的唯一窗口。当他想要去探知新世界的欲望与他所生活的现实环境产生强烈的冲突时,他选择跳水来发泄自己内心的压抑,村落中又有一个人试图去美国而被美国人发现并且枪毙后,尸体送回了村落火化,廖什卡看着熊熊的火焰,此时音乐声突然放大,暗示着廖什卡内心的汹涌澎湃,他知道他一旦选择尝试去跨越白令海峡去美国,这可能也是他的结局,此时的廖什卡,感性的对认知之外世界的欲望和理性的对结局的认知产生的强烈的矛盾,他就像影片中被一群人猎杀的鲸鱼一样,廖什卡站在船上呆看着鲸鱼挣扎,此时的他和鲸鱼一样都是一头困兽。朋友带着他去见网约女友是廖什卡第一次无限接近他所以为的那个世界,当摩托车在田野的小路上抛锚时,廖什卡的愿望破灭,他们所奔向的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女郎,而是他们内心深处对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渴望,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这个渴望付出实践,后来朋友劝廖什卡别想了,那样的女郎只存在于电脑中,朋友接受了他们永远无法触及另一个世界的现实,此时便只剩下廖什卡一人在欲望与理性之间苦苦挣扎,直到他失手把朋友打死,这给了他一个客观理由逃离这个村庄去寻求他以为的那个新世界。

    影片的前半段写尽了廖什卡的矛盾和挣扎,而当他真正的触及到那个他以为的世界时,才发现大失所望,无论是边境小岛上的偷猎者告诉他“美国是过去,俄罗斯是未来”还是美国警察告诉他“我去过底特律,那里很破”都预示着男主即将破碎的美国梦。当他踏上阿拉斯加的荒原土地时,他仿佛才明白这里并不比他的故乡好,美国警察给他的棉花糖是他接触到的新世界的第一个东西,当他吐掉“美国的棉花糖”,吐掉“阿拉斯加的水”,他的希望开始一点点的破灭,直到他向天空打了一枪彩弹,那个他心中灯红酒绿的世界逝去了,他在美国的荒原上走的筋疲力尽,突然遇到了很多鲸鱼的遗骸,电影自此有了魔幻主义的色彩,鲸鱼是他的世界里的象征,他以捕鲸为生,以鲸鱼为食,此时的鲸鱼骨无疑是把他拉回了现实,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讲,满地的鲸鱼骨变成了废弃的铁桶,廖什卡不可能再回到故乡,但导演最终给廖什卡这个荒诞的梦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鲸鱼骨带着他回到故里,好朋友没有死,爷爷依然每天唠叨着要死了,而因为最现实的饿了而决定今天不死了,令人发笑而又倍觉温暖。

    传统的村庄里电脑作为唯一的现代物品打开了廖什卡对新世界的向往,而网络作为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窗口,它有时会把一些片面的东西无限放大,导致我们无法看到这个世界的全貌,可我们不能否认,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个自己触不可及但又心向神往的世界,但真正走进去才会发现它可能没有那么好,诗和远方可以让我们去奋不顾身,但故里永远是归途。

    山东艺术学院戏剧与影视学

    2020级硕士研究生郭瑞雪

    “藤壶”是来自于地狱的一种生物,它寄生在鲸鱼的身上,伴随一生,附着力极强的爪深深陷在鲸鱼的肉,直至宿主的死亡,它才会随之陨落。在位于楚科奇和阿拉斯加之间的白令海峡,存在着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它隔开了美国和俄罗斯,成为了一个被现代文明所遗忘,与浮华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在这个小村落里,寒冷的天气裹挟不住朝气蓬勃的年轻血液,连接现代文明与小村落的网络成为他们荷尔蒙迸发的栖息地。影片开始,导演带着我们走进了充斥着高饱和度的五光十色中,肉欲在影厅的大块银幕上更加令人垂涎,男性的视线与摄影机重合,带着现实生活中鲜被满足的“窥淫癖”去观赏女性的形体。镜头一转,是一张张男性面孔正襟危坐的观看着电脑里进行网上直播的裸女。其中的一张年轻面孔—莱斯卡,看得格外出神。不出所料,青春的悸动下,爱情总是突如其来的光顾。继而是导演所制造的“假象”上演:年轻男孩爱上了网上“虚假”的脱衣舞女,并为之演绎所有男孩们都会有的行为,为了她去学习英语表白,为了她肯和自己的朋友反目。但是,别忘了电影的告诫,永远不要被导演牵着鼻子走。这不是展现偏远乡村淳朴男孩又纯又蠢的爱情,故事有时候耍滑头,但影像无法一直说谎。

    电脑屏幕里的脱衣舞女不只代表着情色,对于与世隔绝、从未见过金发碧眼姑娘的乡村男孩来说,她们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是穿越阿拉斯加,冰与雪的屏障,遥不可及的美国。那里有麦当劳、有数不尽的漂亮女人,是真正的现代文明,他们从未见识的新大陆。他们追逐的不仅是女人,还是“神圣”的美国。莱斯卡是小镇村民的缩影和代表,他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女人,杀死了好兄弟,当地的村民为了更先进的文明社会,捕杀着鲸鱼。电影一始便通过俯拍镜头,将捕杀鲸鱼的血腥场面露骨的呈现,鲜红的血与蔚蓝的海交融,也寓意着大自然与繁华城市的碰撞。

    莱斯卡终于还是踏上了“寻美”之旅,乘着船只临时停靠在小岛上,岛上寄居着偷猎者,他们指向远方:过去,未来,只有一步之遥。他在小岛上遇到了美国守卫,并与他真正踏上了通往美国之路。然而,美国的肮脏一面让莱斯卡认清现实,环境污染严重的底特律,水面上漂浮着死鱼,远处传来鲸鱼的哀嚎,尖锐的刺耳。莱斯卡心里所惦念的女人,为之疯狂的女人,拉开网络的帷幕,也不过是一个出卖肉体的性工作者,二者的双重破灭把莱斯卡拉回现实。莱斯卡所到之地,也同样是未来,在那片小岛上,动物的白骨遍地,哀嚎不断,人类正如鲸鱼身上所寄生的吸食营养的藤壶,所开垦之地早已遍布垃圾,这也可视为一则寓言,或许是小村落的未来,毕竟,过去与未来仅一步之遥。

    影片中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意象是,白发苍苍的老头,他念叨着“我将在明年夏天死去,我将在明天死去,我将在今天死去。”他或许可以被视为小镇渐渐被开垦,逐步陨落为污染严重的“今日美国”的过程见证者,警示着村民们不能再一步一步让小镇迈向陨落。莱斯卡看着眼前的动物白骨喊道“我受够美国了。”继而,影片魔幻的将小岛上的白骨变成了铁罐子,莱斯卡又回到了现实,回到了当下,这场穿越未来之旅,让他认清了一切。此时,影片中的鲸鱼哀嚎变成了充满生命力的动物叫声,他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死去”的兄弟也归来,不问莱斯卡的过错,只是包容与重归于好,正如大地之母包容每个悔过的人们,白骨小岛重回生机。将在今天死去的老头,也躺在草地上,不再等待死亡的降临,而是一句“我饿了”结束了他对未来的绝望。

    翻看了关于《捕鲸男孩》的诸多点评后,我也在思考,是否有些“过度解读”,也许仅仅是一个青春期男孩认清现实后浪子回头的记录,也许是在写现代文明与与世隔绝小村落的冲击与隔阂,但再次回归电影中导演所铺设的诸多意象,我仍觉得导演所真正表达的主题,是更为宏大些的,关于人类的未来,人类与环境的博弈。正如海报中男孩站立在鲸鱼的残骸里无助的看向远处一般,这绝不是浮于表面的故事呈现,而是将小村落化作人类过去的某个缩影,在伴随着莱斯卡穿越之旅后,见识到了人类的残骸遍地的未来。那句“过去与未来,一步之遥”或许会一语成谶,但导演依旧对未来保持积极与乐观:我只是饿了,并不会死亡。

    编辑  |  周   慧   王淑萱

    审核  |  刘   强

    本网站144电影网提供的最新电视剧和电影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
    免责声明:本站114电影院,114影城,114资源站(www.114boke.com)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18-2019 114影城电影网最新电影在线观看! All Rights Reserved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Copyright © 2019-2020 www.114boke.com

    手机114电影网   ipc123

    © 2021 www.114boke.com Theme by 114电影网